叽叽歪歪

代码赋予的特权

作为有觉悟的特权阶级,应当认识到自己所享受的特权,并且推进平权、努力消除不公。 最近发生的一件小事让我觉得有必 […]

Deadline 三定律

最近又有许多deadline,不得不感慨deadline定律们又出现在生活当中。本科的时候一直说deadlin […]

我为何抵制苹果

今天罗同学跟我讨论为什么我如此憎恨苹果公司,我在此总结一下我的论点。 苹果公司当年的CEO乔布斯可以算一名伟人 […]

刷课机简史

最近预约打疫苗很难约上,借此回忆一下当年写刷课机的历史。 资源不足的时候,如何分配就成了大问题。官方一定有一套 […]

《变化的位面》读后感

和推友讨论起这本书的缘由是我想起一篇很优美的博客文章《我卖掉了翅膀》,而让人联想起书中的一篇故事《吉亚的飞人》 […]

仰望星空

最近因故整理资料,翻出了好多年前的天文奥赛奖状,是个鼓励奖。回忆一下把我拉回了当时去省实天河分校参加比赛的场景 […]

中华人民共和国入籍考试题

多年以前闲来无事,去翻阅几个发达国家的入籍考试题之后,以娱乐为目的给中国出了一份;那时候中国还非常排外,没有华 […]

过度优化

早上起来上厕所,结束之后觉得应该顺便刷牙,刷完牙用漱口水的时候要等,突然觉得浪费了时间——这违背了我本来优化好 […]

年终总结

2020是流离而沮丧的一年。众人都在担心传染病,我却有更担心的事情,心力憔悴。生活形态大变,没了到处乱飞,多了 […]

隐私不值几块钱

前段时间的几件事情构成闭环,成了一出闹剧,我觉得有必要记一下。 为了获取免费的中药和口罩,爱国留学生毫无顾忌的 […]

Powered by WordPress. Design: Supermod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