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瘾少年

前段时间我因为被炸号,被迫停止刷推。之后的几周我经历了非常复杂的心态转变。最初自然拒绝接受事实,尝试申诉无果;然后我便试图借此机会戒网瘾,觉得大不了就不上了。很快我发现戒断反应太厉害,不得不寻求代偿,甚至开始重新拾起RSS阅读器、回到小时候刷Google Reader的状态;事实证明美沙酮不顶用,还是得复吸。我甚至用ChatGPT写了一份十五年老用户声泪俱下感人肺腑的求情信,尝试晓之以情,毫无意外仍然石沉大海。重新启用第二个小号也瞬间被炸之后,我总算接受了新时代的斗争局势。

被炸号之后我非常后悔没有定期导出数据,导致现在没有备份。尽管靠导出浏览器历史记录多多少少找回了之前关注的网友列表,但我发现最大的损失是之前的屏蔽列表,导致现在再上推时信息流质量大不如前,要重新屏蔽好多人才能提高信噪比。

以前我总觉得自己很讨厌那个被上市公司掌控的Twitter,各种他们为了盈利和价值导向带来的改变都让我厌烦,更怀念最初的Twitter,非常支持那个“让用户集体持有Twitter公司”的股东提案。Twitter被个人收购时,我也相当乐观,觉得这个小破站确实急需一些改变(哪怕是带有阵痛期的大改革)。现在Twitter确实如人们所料变得更独断了,各种大刀阔斧的整改让我不习惯。哪怕我很想全力支持,自己成了受害者也很难支持的起来。也罢,我这十五年来一次广告都没看过,他们一个子都没从我身上赚到,现在重新平衡一下用户和网站之间的关系也算情理之中。

今天的Twitter向用户收费其实也挺好的。虽然我也考虑过交保护费表示支持Twitter远离被广告商绑架,但现在老用户们似乎一律认为应当抵制保护费(以及交了钱的用户)以示对老板瞎搞的抗议,我十分认可这种抵制。而且我曾经想着或许交了钱的用户就不容易被独断专横的铁拳砸到,我网瘾太重了必须交保护费保证海洛因供应,后来才意识到,我绝对不能沦落到被恐惧感和网瘾绑架。我还是继续坚持当让Twitter赚不到钱的低端用户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Powered by WordPress. Design: Supermod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