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码赋予的特权

作为有觉悟的特权阶级,应当认识到自己所享受的特权,并且推进平权、努力消除不公。

最近发生的一件小事让我觉得有必要记录一下。某热门餐馆高峰期需要排队一两个小时,而且为了筛选出真正有诚意的顾客,暂时关闭了在线取号功能,必须到现场才能取号。为了吃一顿晚饭,需要提前两小时取号,由于前往该餐馆需要近半小时车程,提前去一趟要浪费不少时间。

某匿名程序员非常热爱这家餐馆,于是便开始捣鼓在线取号系统。这家餐馆连锁有一套自己的应用,支持某些分店的在线取号,和门店里显示排号的平板直接对接,显然都是找外包公司写的。我本来也觉得外包公司的码农写的代码靠谱不到哪去,没想到整套系统的不靠谱程度超乎我的想象,他只捣鼓了不到十分钟就实验成功,可以跳过餐馆设置的限制来在线取号。于是我们按照计划好的晚饭时间提前取了号,到餐厅时跳过门口等待的人群直接进去吃了。吃的期间我们又偶然发现了店里IT系统的另外两个bug,白吃了两盘刺身,这是后话。

这次我享受到了懂得写代码和开发程序带来的特权。仔细想想,也只是省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和几块钱,算不上多大的不公平。其实类似的特权以前我自己也用过很多次,虽然获得的利益远比不上真正的特权阶级,但也还是让人觉得挺滋润的。吃饭期间我们一直在讨论,这家餐馆所在地附近码农的密度很高,有多少人也发现了同样的漏洞?我们应该不是第一个?哪怕我(不自谦的)认为要前1%水平的码农才懂得这样操作,但是毕竟人口基数很大,这个餐馆的顾客群体当中可以十分钟内完成任务的应该不少。如果真的没什么人享受特权,也许还得算上性格因素,要拒绝循规蹈矩的人才会出手。

然而这件小事让我开始反思数字时代更大的特权。疫情期间,数字鸿沟越发明显,有些人没有我们习以为常的电脑和互联网,以至于小孩很难上网课,要专门跑去已经关闭的公共图书馆外面蹭网。与此同时,我们坐在家中远程工作、远程开会、远程学习,还可以远程蹭各种转为线上的讲座和课程,享受到了更多以前无法亲身参与的互动机会。传说中甚至有人同时给多家互联网公司打工,这边厢入职之后那边也没离职,每天在家远程工作便可拿两三倍工资。以上这些还只是拥有互联网带来的特权,如果叠加上写代码的创造力,特权阶级的生活就与传统社会拉开得更远了。

幸运的是,尽管大部分情况下有特权的人都会自己享受,或者做出某种产品然后开公司盈利,社会上也一直有一小部分人致力于抹平这种鸿沟,把这些“特权”普及给普罗大众。一个最经典的例子是,在今年年初疫苗供应不充分还需要抢预约的时候,有不少人都把写代码的技能转化成了让自己和亲友可以早点打上疫苗的特权,但也有人无私奉献写出了TurboVax这样的网站,让大众也可以快速而方便的查询疫苗预约。做出这种网站只需要投入几个小时的时间(和一两顿饭钱的服务器开销),只是之前没人想这么做罢了。其实哪怕不考虑写代码的能力,那些在家工作可以一直盯着显示器、有精力半夜三更抢预约的白领已经成了特权阶级,肯定比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没时间休息的户外劳动者更早抢到疫苗。能用写代码的能力抹平这种特权鸿沟,善莫大焉。

代码和互联网就像新时代的魔法,持有法力的人既可以行善也可以做恶,后者居多;毕竟人是趋利的,使用魔法更可能是为了自己享受特权,或者是被资本家雇佣来实现更大的盈利。我很敬佩那些致力于消除数字鸿沟的人,希望未来自己能成为他们的一员。当然,这些仅限于社会层面大的不平等。我毕竟是凡人,可能还是会偶尔享受一点蝇头小利。

就比如下次去吃这家餐馆的时候。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Powered by WordPress. Design: Supermod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