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终总结

2020是流离而沮丧的一年。众人都在担心传染病,我却有更担心的事情,心力憔悴。生活形态大变,没了到处乱飞,多了视频会议;我尝试着利用这个机会,多和平常没机会见面的人远程交流,有一点点效果,不过远比不上那些立刻适应了新常态的人。

今年搬家比较多,于是我在思维方式上也有所收获。首先,能扔的东西有很多,如果一开始就预期未来要搬家,有很多东西不会留着。其次,对于要长久住的地方不能抱着短住的心态来布置,否则一不小心就会在拼凑出来的环境里待很久。当然,需要颠沛流离主要还是因为人生阶段,事业稳定地点固定的人是不需要搬家的;也许是我的心态终于从多探索转换到了想少折腾罢了。

学术上有了一点点小结果之后,我很仔细的践行一条忘了从哪里看来的训诫: celebrate all the small things 。后来,好像值得庆祝的小事确实变多了起来。诚然,这和我原来“不报期望就不会失望”的心态完全相反,但我似乎也没那么在意失败了。

今年我也很努力的培养和练习mentorship,不敢说有所收获,起码开始有意识的培养未来生涯可能需要的技能点。有句古话说得好,养儿方知父母恩,我现在算是真正体会到了当年指导我的教授们的艰辛。他们能乐在其中,我也努力寻找乐趣吧。

今年比较失败的一点是没有好好注重身体健康,被烦心事困扰之后没有花足够的精力保持运动。疫情不是借口。现在心绪安定下来了,要重新调整。

也许因为疫情打乱了社会本来的规律,也许因为我的行动过于反常,今年我算是多次“接触了社会的阴暗面”,见识了许多人性丑陋。主要还是跳出了自己的圈子接触了很多陌生人,很多自私的人——圈内的朋友们都太善良了,以至于我花了一会才适应,随机遇到的陌生人很高概率不善良。也罢,社会一直如此,只是以前的自己一直躲在圈子里不和陌生人打交道罢了。习惯之后也就没什么了,对陌生人有所保留,遇到人渣反击回去便是。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Powered by WordPress. Design: Supermod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