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xiety

前几天事情比较多,突然有一天晚上觉得整个人特别焦虑,睡不着。和别人聊天舒缓了一下之后复盘,总结出几点规律。

首先,情绪紧张濒临崩溃可能是触发了大脑能力极限,尽管每件事情都有对应的解决方案,但事情太多导致短时记忆无法记住、快速想起的时候,会产生“解决方案不完备”/“有些事情还没找到解决方案”的虚假的危机感。对策是增强对自己大脑处理能力的自信。(这种症状和事情太多导致做完几件之后不知道下一件该做啥的“爆栈”有微妙的相似之处。)

其次,有些事情的解决需要等某个具体日期/等某些不确定的外部因素,这种时候如果经常去想只会徒增烦恼,类似于操作系统中一个线程等待IO时直接卡死了,无谓占用资源。正确做法是异步化,把事情写下来之后忘掉。我本来已经在用日历来offload这类需要等待的待办事项了,然而大脑潜意识里还是会不断想起来这些事情,还没有养成一种“这事已经offload了,耐心等待期间不要去关心”的习惯。同时,应该把做事情的节奏慢下来。(这种症状对应另一种极端,事情只要无法立即处理就会被丢进队列,然后忙起来后一直不去处理。还有第三种情况,每天被“唤醒”的待处理事件太多,好比发生中断风暴。)

最后,对于很多存在多种解决方案的事情,我习惯于寻找最优解。然而首先搜索最优解所需的算力可能很大,耗费额外经历,其次许多时候事情本身的不确定性会导致做出选择之后才发现远非最优,过早优化反而适得其反。按理来说,提前规划这种习惯是为了抗衡懒于思考、拖延到最后一刻才出现的,然而却出现了我仔细规划半小时只为节省不到一块钱的莫名其妙的状况。如果只是浪费时间也就算了,最近甚至出现了仔细做规划后由于事后发现偏离了最优解,亏了一点点钱,无谓的懊恼自责很久。必须赶紧调整心态,放松要求,不必得到最优解,更不必追责浪费钱。(这种症状对应另一种极端,自己不探索多种方案,委派外界的“意见领袖”即收钱做广告的人来影响自己替自己做决策,逐流于消费主义。)

焦虑的根本原因是对结果的要求过高;放低对未来的期待之后,这些对每件事情强迫症般的要求也就站不住脚了——未来有很多可能,不要强求。以上便是给自己开的处方,时不时复习一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Powered by WordPress. Design: Supermod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