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牙记(上)

在美国待了一周后,一颗上智齿开始萌出,对应的下牙龈也开始不安分了,时不时有点痛。我很清楚,自己也躲不开去拔牙了。其实在出发前的一周已我经有所预兆,只是人在合肥,不敢轻举妄动,没拔。

美帝的医疗费用如此之贵,医保还未必付;我必须选择在之后回国的三周里把牙齿问题解决掉,以除后患。上网看了各种指南,对手术过程和之后的护理都了解了大概,剩下的只是去哪拔的问题。一回国,我赶忙开始了自己的拔牙之路。

第一步,去俗称“小西天”的校医院,学校医保报销大部分开销。一拍片,下牙情况复杂,暑假没专家不能拔,要等开学。医生很爽快的开了去北医三院的转诊单,要先自己出钱回学校报销。

第二步,去北医三院,看了看门口的黄牛我就觉得情况不妙。果不其然,当天挂号挂不上,必须一大早五六点去排队,七点半开抢;可惜我时差已经倒完了,否则半夜过去排队也是很有趣的经历。网上预约自然也是瞬间抢光,包括一百块的VIP号也是如此(只能说明VIP号定价太低)。门口黄牛漫天要价,想想也不能报销,就没买。

第三步,找老医生金葡老师,凭关系在协和口腔科加号,总算能拔了。看墙上挂的价目表,“阻生齿拔除 80元/颗”,我本心中窃喜;结果老大夫叮叮哐哐敲了半天,把牙弄碎成十几片才拔干净,结帐时加了好多关于牙龈的项目,我只能说意料之外情理之中,乖乖付了名义上“公费”实际上自费的七百多块。

想来协和好歹是清华大学医学部呢,学生过去连折都不打,真是…

第四步,一周后拆线,恰逢阅兵放假前夕,去校医院竟然人山人海,又挂不上号;而且要预约得等到公众假期之后。想想附近最近的医院便是北大校医院了,便抱着碰运气的心态过去,却发现环境出奇的好,人也少。前台一听是拆线,就安排了最近有空的医生,花五分钟搞定,还不收钱…

在北大校医院还碰到了一同过来自费看牙齿的华附同学;于是我决定了,下次拔另一半智齿的时候,要再来北大。这么近,不能报销又何妨?

至于两边拔要间隔多久,网上众说纷纭,医生也有说两周有说三周;另一边能不能在出国前拔光呢?请见下回分解…

One Response to “拔牙记(上)”

  • Frank说道:

    我两边都是中位阻生,主任亲自动手,一起拔的(同一天),在广州光华弄的。都用的是涡轮钻弄成两块之后取出来的。人出奇的少,花了大概一千一的样子。算下来比你还要便宜些。
    不过因为是两边一起弄的,完全无法咀嚼,喝粥喝到拆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Powered by WordPress. Design: Supermod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