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boCup 2012 Mexico City

Day -1, June 17

从上海出发乘飞机到了墨西哥蒂华纳,再转飞机到了墨西哥城。一开始上海机场只出了5张中转联程的登机牌,包括老师在内的3个人没办法出;不过到了墨西哥后当地的航空公司人员很热情的帮助我们解决了问题。

晚上入住了假日酒店,对这里的环境很满意。

给我印象比较深刻的是随处可见的竞选海报,都是某某人的表情自信的半身照,看下面的西班牙文大概知道是因为7月1日是投票日。还有,这里也有水浸街的问题,酒店门外世贸中心旁边的一段路总能积不少水。

Day 0, June 18

本来RoboCup在这一天开始的,可Schedule上面却写着是Major League Registration,于是我们没法注册也没法进场地。

在某运营商店买到了SIM卡,似乎是当地唯一能买到的Prepid Card。

上午看到了EMM的同学们呆在了酒店大堂,而且直到下午都还躺在大堂沙发上。听说他们已经因为没房换过一家酒店了。

下午不小心睡了5个小时,晚上又睡不着了,于是待到凌晨两点才睡。

Day 1, June 19

一大早完成了注册,跑进了比赛场地,志愿者们还在准备。本来说8点开始调试了,他们突然说改到9点。下楼逛了一圈,回来看已经排长队了。

排队进去完成注册时才知道,中国区组委会给我们报的项目是Field A,而我们准备了两个月的Field B。只好马上把程序打掉重写。工程部倒是轻松,日常维护的负担没啥变化,可我们就惨了。花了五个小时弄出了能上场的程序,我和LCM都快死掉了。下午的面试结束后,我们都觉得身体快不行了,今晚可能就睡死在酒店里;明天叫高一的同学开机好了。

调试结束后我们去看了看CompluBot的摊位,他们今年不参加RCJ了,说已经拿了4年的奖,要给别人留些机会。人家的机器都用的是自制的碳纤维板,够牛X。

晚上吃饭买了个大披萨,却吃不下,最后还是灌了一堆白砂糖下肚。明天第一场比赛打的是老冤家西安唐南,祝自己好运吧。

Day 2, June 20

凌晨12点,才睡了两个小时之后就醒了。逼自己再次睡下,然后在4点重新醒来,没法再睡。又熬了两个小时,就去吃早餐了。

今天的赛程是Super Team赛制,我们被分到的Super Team有三个队,分别来自德国和日本。对手只有两只队。

第一轮是官方抽签,我们直接打西安高新一中队,11:2赢了。德国队也用乐高机器打赢了不知哪国的对手,15:5。日本队轮空。第二轮我方选对手,德国轮空,于是大家用英语艰难的交流后决定我们再打一次西安,日本人试一下另一只弱队。我们11:1再次获胜,日本人的比分好像是27:5。第三轮对方选,显然不会有人选我们,于是直接轮空,可以提前收机器了。很可惜,编程编得很好的乐高最终还是敌不过西安队的暴力机,不然我们的Super Team就有全胜了。

第二场比赛期间有个小插曲,某支舞蹈队伍的伴奏音乐是《最炫民族风》,正好当时我们那有四支队是来自中国,大家都随着旋律摇摆起来,还哼起了歌。我们正好还进了一球,连欢呼时手臂的挥舞都是按照节奏一上一下的。

下午组委会公布了下一天的分组,我们又和另一只日本队合作,据说他们是国内冠军。对手也是两队,其中又有来自中国的队伍——澳门教业。下午我们进行了各种观察,日本队友的程序很精巧,防守意识等等都很不错,只可惜性能太差。不过,那样的速度在A场地也基本够了。对手似乎在写转身吸球、背朝前带球,我们的进攻程序似乎无能为力,只能看防守的造化了。

离开之前我去大学组逛了一圈,SSL组晚上有个”Pass&Kick” Technical Challenge。于是吃完饭后去看了看。赛场中有四台机器前后来回走动进行干扰,队伍要从外侧左右互相传球直到前场,再进行射门。有的队是每部机都碰到球直接射的,看上去非常华丽,可惜最后没能带到门前;有的队先停球再转身传球,动作慢了不少,观赏性也差了很多,却出乎意料的稳定,最后进了好多球。浙江大学的队伍每次都差了一点点,最后时间用完了还是没能成功一次,够可惜的。

我还听浙大的人说,泰国队已经拿了好几年冠军了,因为他们是举国之力支持比赛,四所大学合作准备,如果赢了回去还能有公主接见。不过他们也算不错,至少国家有经费支持。再看看我们学校,唉。

晚上觉得挺困的,今天应该能睡好些了。

Day 3, June 21

又是四点半就醒了,迷迷糊糊就到了六点半,到餐厅发现门口已经排长队了,不过开门后我还是找到了座位。
今天有了新的Super Team队友,据说是日本国内第一。第一局打澳门教业,很艰难的取胜,对方还投诉我们吸球马达干扰了他们,不过裁判和TC判比赛继续。赛后,他们过来找我们说不想上诉了,大家都是中国的不用伤和气,达成个君子协定互相不再选对方就是了。日本队友输给了包着头的穆斯林女孩队。
第一轮比赛结束后正好又到了某中国舞蹈队表演,全场又响起了《最炫民族风》,于是大家一群人都冲出了足球赛场跑到了舞台下,一起摇摆着。

第一轮结束后,我没事干跑去楼下凑热闹,正好看到了浙大打SSL的比赛,把某不知名的队伍灌了7比1。有次对方犯规他们点球,机器在门前突然转身把球往自己门里射,幸好被守门员防住了,肯定是程序写Bug了。

第二第三轮都一样,我们小胜穆斯林,澳门灌死日本。看来日本国内赛的规则很严格,他们的机器都太温柔了,遇到像中国这种速度快的根本没法打啊。
穆斯林队比赛结束后拉我们一起合影,我们也对磁场干扰表示抱歉。不过,一方面也是因为这俩队的磁场传感器装的位置太低了,容易被别人机器干扰啊。
今天比完赛后有Junior Party,所有人都被运到了某大学里,台上的Band队弹得很High,台下的人也跟着欢呼。于是我借了别人的iPhone跑去DJ那放了《最炫民族风》,全场都摇了起来,西安队的人还上台跟着唱了。Party上大家玩的很开心。也许这种活动对外国的学生而言就是家常便饭吧…
西安队的一个男的不小心把自己的参赛证弄丢了,大家找了半天都没找到。我还爬到了舞台下面,捡出了三个球,以及一个日本人的参赛证(后来主持人上台问之后物归原主了)。
晚上回酒店的路上我和一家华裔美国人聊了好久,孩子的爸爸就是我口中的”Wall Street man”,他觉得我不应该喜欢”Nasa man”的时候就讨厌那些玩经济的人,其实他们也在给社会创造价值,并且用货币让社会更有效率的运转。我同意事情的确如此,但还是觉得人类社会真正的发展还是来自科学(尽管可以用钱更好的激励科学家)。
晚上回到酒店后网络很渣,写个文章都发不了,郁闷死了。

Day 4, June 22

今天凌晨两点就醒了,一直睡不着,磨蹭到六点去吃完饭,发现其他好多队伍都已经开始检录了。第一场教业打LG-Robot,我预测是他们能帮我们清掉LG-Robot这个对手,这样就又少了一个没输过的队了。事实的确如此,可赛后聊天时我们才得知,还有一支队也保持了全胜的记录:IMC。

这次Super Team队友的机器坏了一部,于是我们也预着他们会全输掉,不过第二轮时他们还一打二打平了一支烂队,也算出乎意料。

介于三支全胜队之间要比被进球总数,被别人灌过的队比较惨。粗略统计了一下后我们确定了只要下午不被进6个球就一定能拿到决赛入场券,所以我们的战术也保守了许多。机器弹球的气压都不敢打太高,免得反弹回来晃进了自己球门。

和队友商量后他们成全了我们,下午两场比赛都是打同一支日本的弱队,不过还是有些小失误,比分分别是29:1和35:1。最后我们胜率第一、被进球数最少,综合积分第一,如愿进到了决赛。

其实,决赛的最大挑战是时间,从晚上8:45打到9:10。对于我们这群时差没倒好的人,从中午开始就很迷糊了,更别提傍晚了。开赛前,我们还不小心弄坏了一个电动充气泵,还得赶紧取出备用的改接头。

不过,比赛的结果还是很令人欣慰的,IMC只是运气一路很好的烂队,被灌了15:2。季军赛是柳州某队打去年冠军CenateX,非常精彩,想来如果是我们碰到了CenateX的话胜算其实也不大。深圳实验的人特意弄到了国旗挂在场边,他们也成功在轻量组A场打到了冠军。

Individual Final就到此结束了,拿到的奖听上去也挺厉害的,可好戏还没开始。Super Team Finals我们被分到了第二联队,一个队友是柳州的,综合排名第四,而另外一个是之前在同一个Super Team的Leoter Robots,一支用乐高的队,胜率才50%,也许是好运碰到队友给带到这么高的位置。

不过,既然这次比赛场次是完全有裁判随机生成,我们也不用思考太多,乖乖打好每一场比赛就是了。

Day 5, June 23

上午第一场比赛9:00开始,在第二联队和第三联队之间,三场同事开打。

高一的人睡到了很晚,到8:30都还没到,弄得机器连块满电的电池都没有。西安队很慷慨的借给我们打气泵,他们用16v锂电供电,打气很快。

高一的最终还是到了,于是我们在检录之后又换了一次电池,开始上场打。对手竟然是之前只输过一场的LG-Robots,不过他们的实力毕竟是不行,也被我们灌了。柳州队也大比分拿下了对手,我们进了Super Team决赛。

第一联队也虐死了第四联队,大家实力相当,我们还稍差一些。人家的教业、CenateX、IMC都是厉害的主,我们只能保证拿下其中两个,柳州就只能拿下一个了。要想赢两场,至少要让乐高对打CenateX,或者我们硬上。谁知,分出来的结果完全重复了前一晚的决赛和季军赛,于是我们也就一胜两负,无缘Super Team Champion。

打完所有比赛之后,我们找了不少没打过的队伍打友谊赛。打柳州队时双方很胶着,我们微弱领先;和CenateX打时他们机器没电了,移动得很慢,不过我们进攻还是很吃力。以上便是所有其他一场未输的队伍(LZ-IROBOT_TEAM的小学生们是因为迟到直接输一场),不打一下也不好意思说自己拿过什么奖,毕竟Individual Final没有经过半决赛,结果也是捡回来的。

下午是颁奖典礼,上台领了金银杯各一个,老师也拍好了交差照。

晚上和LCM商量了之后,我们去找了组委会,说了很乐意把我们的程序开源的想法,他们也很支持。回头得整理一下代码,自己为比赛写的东西都太恶心了。

整个后半天我都有些头晕,还拉肚子了,看来身体是真的撑不住了。不过,比赛也已经结束,接下来可以放松一下了。

June 24-June 28

比赛全部结束,全队一起去坎昆玩了两天,也算放松一下。我们坐的InterJet飞机堪称墨西哥的深航,起飞晃死就算了,在跑道上还会左右摆。不过也罢,毕竟是当地旅行社找的廉价航空。

在机场见到了好多家从来没听过的航空公司,似乎周围一大堆国家的人都热爱飞来坎昆度假。

托IHG旗下旅行社的福,在这花很少的钱住进了InterContinental的海景房。时差终于倒好了,晚上睡的很舒服,只可惜回国又要倒一次。酒店宣传片里的沙滩烧烤看上去很好吃,可惜我们肯定吃不起;其他无数度假村设施也是如此。我没带泳裤,也就享受了一下沙滩、吹了吹海风。

总算有闲情开电视了,可里面全是说的是鸟语;最后终于找到了Warner Bros TV在放美剧,西班牙语字幕之余还是有英语音轨的,于是看了各式美剧,除了TBBT外基本能听懂。

这里各种商店刷信用卡都要求提供ID,我这种拿着老妈的卡的人在花完现金后也只好蹭同学的卡吃饭了。也许作为著名旅游城市,这儿盗刷现象比较严重。

两天后又坐InterJet的飞机回到了墨西哥城,找了半天都没找到AeroMexico的柜台,最后总算问到他们在另一个航站楼。原来一栋楼是各式杂牌航空公司,另一栋是墨西哥航空独占,太霸气了。就算国航在北京、南航在广州也不敢这么直接啊!

绕了半天,总算完成了行李托运。墨西哥和美国一样,出境时只要交出境卡即可,没有什么柜台、排队、办手续之类的。回国的飞机是26号晚上起飞,到达时已经是28号早上了。

在上海机场待了几个小时,搭上回广州的班机,这次比赛就算是完全结束了。

 

 

一些比赛时的合影:

 


与西安高新队


与邻座的法国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Powered by WordPress. Design: Supermod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