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胸记

刚从医院回来, 感觉一切就像是场闹剧.

刚比完信息市选回来, 4月4日的晚上我突然就觉得胸部很痛. 当时具体情形有些恐怖, 一呼吸就难受, 平躺下来还能感受到胸腔随着心跳隐隐作痛. 而且, 我发现自己没法往左侧躺了, 剧痛, 简直是天然的G-sensor.
第二天早上跑去校医室, 猜测是原发性气胸, 医生建议到医院检查. 介于我已经没那么痛了, 就打算先放着. 上午无心听课, 一直趴在卓上介于醒与睡之间, 只觉得胸部咕嘟咕嘟的响. 到了下午, 已经感觉好多了, 除了呼吸外也不痛了. 去打球也只是觉得有些气喘, 且剧烈晃动会疼痛.
周末我便照常参加了创新大赛, 除了体力下降外也没啥不妥. 又隔了一个周末, 考完托福后去医院检查, 拍X光片确诊了是压缩60%的气胸.
医生立刻建议住院治疗, 但是实在太忙, 就决定一个月后魔鬼赛程告一段落时再治. 资料大多说压缩20%以下的患者可以等待自行吸收, 但我也没指望能不治自愈, 只是拖着也没危险.
就这样过了一两星期, 感觉体能也渐渐恢复, 打球也没那么难受了. 上周末去同学妈妈的医院里学CPR, 她一听说我得了气胸就神经高度紧张, 要我别做动作了看同学做. 当同学说我前一天还在打球的时候, 她都快吓死了. 后来搬东西的时候, 我帮别人开门, 她说患者都不该把手抬起来超过90度. 医生对这种病的态度和我自己轻松对待之间的对比真的把同学吓到了.
考完了SAT和AP, 也排好了时间去医院. 本来我请了一个星期的假, 预着可能要做手术抽气, 还得住院几天. 结果重新拍片时发现气体已经全部消失了.
得, 住院也不用住了. 现在我正在家”休养”, 下午混进学校蹭课, 晚上再合法溜出来. 也许对于气胸而言人体自行吸收的能力比之前医生们想象的要强, 而且传统观念中的长期卧床休息也许并非是最佳疗法–我用的可是打球疗法.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Powered by WordPress. Design: Supermod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