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浪死在沙滩上

最近一直总觉得大脑有点衰老,远不如以前好用。

期末季要在几天内赶完一门课的作业,这门课后半学期画风突变,开始讲数值解微分方程的各种高级方法,于是我需要一下吸收很多新知识,边看课件边赶作业的状态和本科时挺像的。按时赶完作业之后,我突然发现自己其实学的很吃力。然而同样难度和复杂度的知识,在本科的时候是可以很容易的消化掉的。

于是我被迫接受了一个悲惨的事实:我的大脑在走下坡路。也许自己的巅峰状态是本科快结束到刚开始读博那几年吧,现在的状态倒退到可能连高中时都不如了。本来想自我安慰一下,这只是因为之前忙着赶论文没日没夜的加班影响了状态,但又不得不接受生物学现实,大脑就是过了22-24岁会失去塑性。我突然有点后悔没有利用好当年的大脑,趁学习能力很强的时候多学点东西;当时觉得要以后再学的最艰难的那些知识,现在可能已经再也学不动了。

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今年Codejam连第一轮都没过。Round 1B的时候是因为一个低级小失误,没有用numpy数组导致出现了臭名昭著的accidentally quadratic。没事,那就Round 1C再战,反正往年也有几次是Round 1C才过的。结果做Round 1C时思维绕了很多弯路,导致既没有时间也没有状态好好分析最后一题,只靠前面的分数又因为时间花太久了掉出了1500名。如果做的快一点就好了,但是做题变慢本身也很说明问题。已经好多年没有拿到Codejam T-shirt了,看来自己早就不再是全球前几千。是时候真的退役了吧。

所以数学界说大成果都是小时候做出来的诚不欺我,过了年纪就再也没有年轻时那种思维的火花了。幸而社会有分工,给老一辈的人准备了不同的职责,我得开始适应退居二线。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Powered by WordPress. Design: Supermod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