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errilla Public Service

有一次去超市时刚好碰上高峰期,收银台大排长龙,显然老板没招够人。我每次来都会在入口处拿个篮子,然而这次入口的篮子全被拿完了,每个收银台下方都回收了好多篮子,堆得很高。显然干等是没用的,有问题自己解决!我走去另一边收银台那里搬了几十个篮子放到入口,然后带走了一个。虽然本质上我只是帮没招够人的超市老板掩盖了一下问题,但也让入口附近人流顺畅了不少,算是公众服务吧。

这时我就想起来了一个之前接触到的词“Guerrilla Public Service”,直译的话是以游击队形式“非法”进行公众服务,因为以合法方式走正规流程的话永远没办法完成,不如直接动手。直接搜这个名词的话,会找到某个著名行为艺术家给洛杉矶的高速公路添加路牌的壮举。这个高速出口一直让人很混淆,路政部门缺乏预算、行动缓慢,艺术家自己爬上去加了一个路标,之后就一直留在那了(好多年后路政部门更新路牌时把这个改动也固定了下来)。

然而大部分参与Guerrilla Public Service的人都没有这么的下场。有人自己在经常出事故的路口画斑马线,被罚款并责令把“涂鸦”去掉。有人在红绿灯坏了之后站出来义务指挥交通疏解堵车,然后被交警开了罚单,要去交通法庭上诉才能撤销掉。尽管如此,他们的行为都得到了社区的认可,管他官僚体系认不认可。

这么说来,我唯一做过的一件有一点长远影响的Guerrilla Public Service,结果还算不错。宿舍楼下的公交站只有一个空空如也的站牌,没有任何信息量;那时候网上的时刻表是个PDF文件,不方便在手机上查,而且也很难搜到,对新来的人很不友好。我索性自己打印了一份时刻表,有一天出门时带上透明胶带,把它贴在了挡风用的玻璃亭子内侧。过了一两年后,学校附近所有的公交站都重新翻修,站牌开始自带时刻表,那些贴在玻璃上的A4纸也算是圆满完成任务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Powered by WordPress. Design: Supermod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