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何抵制苹果

今天罗同学跟我讨论为什么我如此憎恨苹果公司,我在此总结一下我的论点。

苹果公司当年的CEO乔布斯可以算一名伟人,启迪了我许多,我觉得他可以归类为推进了计算机行业发展的艺术家。今天的苹果公司早没有了当年的艺术气息,剩下不少铜臭味。要讨论敌人,必须先认清敌人。今天的苹果公司是一间时尚公司,卖有品味的奢侈品,而不是高技术产品。事实上苹果公司各种新产品引入的技术都落后市面三到五年,他们引入新技术主要是为了塑造某种“高科技”形象,也因此常被人戏谑“重新发明XX”。比如双耳分体无线耳机,苹果做出来五年前就有公司做。又比如无线充电的Qi标准,多年前就有了,只是支持的手机很少(我七八年前就自己给手机装无线充电贴了)。当然,不得不佩服苹果总能抓准时机,引领潮流,让人误以为是他们把这些技术带进消费电子领域。我一直拒绝被消费主义影响,自然应该排除苹果的时尚奢侈宣教。

说起标准,又不得不吐槽一下苹果有意选择与他人不兼容,因此可以多赚钱卖配件;而且还要偶尔改改标准。哪怕这意味着用户必须每隔几年换一套外设,非常不环保,其实也就算了;绑定用户吸引他们考虑到沉默成本而不买别家产品,本身也不算大罪。但苹果近来做了一件非常缺德的事情:为了让外设厂商乖乖交授权费,每条苹果数据线里面都要装一块芯片,如果数据线无法通过密码学验证,手机就拒绝好好充电;如果盗版厂商破解了某一块芯片的私钥,复制了很多条数据线,苹果就在升级手机系统时拉黑这些私钥。且不说这样赚黑心钱造成了多少资源浪费,曾几何时我给手机充电还得经过苹果总部签发的一串证书链来同意?如果再这样发展下去,有一天和手机一起掉到海岛上,哪怕我用原始人技术弄出了太阳能发电能输出5V,也充不了这些大爷手机。

说起环保,苹果还把计划报废概念彻底发扬光大,手机就应该像奢侈品店买的衣服和包一样一季一换,不能允许用户把过季产品带出门。可是有的人就是像我这样一台手机用十年,怎么办?只能把能焊死的零件都焊死,坏了非常难修,这样才能逼用户去换。以前的手机是两年换一次锂电池,现在知道不给苹果手机换电池就会被CPU降速越用越卡的消费者凤毛麟角,大部分人觉得“卡”了就乖乖买新手机了。哪怕政府通过了维修权法案,必须给消费者提供零件,谅你们也修不好各种焊死在芯片封装内部的内存:美其名曰“工业设计”。在我看来,惠普和戴尔能在如此轻薄的笔记本里塞下标准化的内存条和SSD,让用户不用拆整机就能快速换掉,才是真正优雅的工业设计。当年那些能用十几年的诺基亚手机,现在还在非洲发光发热,而苹果只能产生一堆出厂后两三年就报废的电子垃圾。很可惜,消费者们被苹果“教育”了之后对一年一换趋之若鹜,电子垃圾越来越多,生产耐用电子设备的公司几乎全都倒闭了。

大公司无非都是为了股东服务、最大化盈利。本无可厚非。然而苹果最让人觉得恶心的一点是标榜自己为了用户着想,可谓“又当又立”。比如在隐私议题上,苹果表面上说自己支持用户隐私、装作对抗FBI,各种广告和公关做足,而实际上并不去保护其他国家真正需要被保护的用户们。更过分的是,最近苹果阻止Google和Facebook追踪用户数据并非是为了保护用户,而是转头就自己开始给广告商卖用户追踪功能;做这些行为本来可以拉下脸皮,但到了这种地步还不断声称自己是为了用户着想,在大号广告牌上标榜自己是用户隐私的代言人,真的很虚伪。事实上只有开源软件才能保护用户隐私,买安卓手机还可以自己装AOSP系统,买苹果手机就永远别想知道苹果又偷偷跑了什么代码。

最后,作为自己写程序的人,苹果禁止在手机上运行任意程序、不断收紧在桌面系统上运行程序的资格,应该敲响警钟。由厂商决定硬件上可以运行什么程序,才能在用户和开发者身上榨出更大的利润;在游戏机领域一直如此,但我拒绝使用不能由我自己控制的计算机。当然了,这一切都仍然是“为了用户”、“保护他们的安全”,苹果一如既往的要给自己的商业行为立一块牌坊。

所以,我早已用脚投票,不再买苹果产品。以前我没良心,觉得要珍惜这么懂得宰用户的公司,一直持有他们的股票;现在我觉得苹果赚的每一分钱都是黑心钱,我要是因此也赚了钱良心根本过不去,在我有了社会责任投资的概念之后就全卖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Powered by WordPress. Design: Supermod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