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望星空

最近因故整理资料,翻出了好多年前的天文奥赛奖状,是个鼓励奖。回忆一下把我拉回了当时去省实天河分校参加比赛的场景,别的都不记得了,只记得比到一半有一个城市定向越野活动,东道主省实的同学和其他本地同学负责带路,选手们组队去各个本地著名景点打卡。然而我没有参加那个活动,我一大早起来就和几个同学一起坐车回学校参加时间刚好冲突的数学竞赛,好像是梁焯南同学的家长来接的我们。他还不忘让家长带了一堆交通卡,用来让队友省下坐地铁时买票的时间,最后他们队毫无悬念的在最短时间内完成了定向越野。

其他的细节我记得的已经很少了,不过我还记得,中间有一天是观测比赛要去郊外乡下,住下来之后天空全是云没法观测,改成了笔试做卷子;之后玩的野的同学在院子里玩的很疯狂,我没什么认识的人,就早早休息了。

当年的我就不认识星图,不知道天狼星在哪,也记不住夏季大三角是谁;有一道题是在图中画上缺少的某颗星,我直接傻眼了。后来我尝试让陈启熙同学教我认星图,他第一个教我的是猎户座,外面四颗是猎人、中间三颗是腰间的剑,后来这也成了我唯一能在星空中认出的星座。当然,北斗七星除外。

本科军训时,向鹏达同学组织兴趣小组带大家认星座,当时他引用了康德的名言来解释人对星空的向往。我只记得后半句是“天上的星空和我们内心的道德律”。然而自己十分忙碌,对哲学有兴趣却没有闲情看,自然也没有时间去郊外观星。

过了这么多年,我的天文还是毫无长进,认识的星座也仍然只有猎户座。看着各种别的科目的奖状,好歹现在的自己比当年稍微强一点、学习的新知识大于零,唯独只有这一门兴趣彻底被冻结在了当年。我对星空的好奇心还在,也依然为SpaceX和火星车感到兴奋,或许只是接受了现实,自己一辈子没法为航天航空事业做出一点贡献。

星空仍在头顶,随时等着我去仰望。我只是忙得没空陶冶情操,不用给自己找借口。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Powered by WordPress. Design: Supermod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