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分之一

在旅途中偶遇这样一份公益广告:《百分之一》

等候那1%的热心人——世界卫生组织推荐:总人口献血率高于1%才能基本满足病人抢救需要

我不知该如何描述自己新浪的震撼感——它似乎唤起了一些很久远、很深的思考。(尽管广告中的1%来自科研数据,下文中只是代指“一少部分”)

对于许多公益性质的活动(e.g. 献血,aka. 纯吃亏或较吃亏,但对社会有利),大部分人不屑一顾;但若无人顾及,状况会迅速恶化,社会“出大问题”。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的教育会强调某些事情的重要性,并劝所有人参加——劝了所有人,才能得到那1%的热心人。

然而,有一些事情若全民参加,会给社会带来另一方面的问题;显著的例子是“参政议政”。汤同学曾说,“如果人人都每天不用心做自己的事而去想着自己对政府的不满,那社会一样要完蛋”(回应我的“如果没人会/能表达对政府的不满,则它会为所欲为,社会会完蛋”)
于是乎,在假定这些人“够多”或者“少了不如多了”的情况下,政府/组织就不会劝人参加这些活动了。

一件事参与的人数到底够不够多?献血这种“看数据说话”的事还好,如“打电话举报贪污”或“打电话举报抱死婴儿行乞”这种事是很难判断市民够不够热心的。这时,做为社会的一员,该怎么办呢?

我内心深处相信,自己是“更热心的一部分”;因而在不忙时去参加各种“热心的一部分人才参加的”活动;我想,这也是社会的自然平衡。生物种群在进化过程中会自发的出现“爱多管闲事”的群体,保证环境恶化时族群的延续——“多管闲事”也正是一些人对我的评价,他们也知道我虽然行动不同但目的相同——让社会变得更好;那我就继续热心下去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Powered by WordPress. Design: Supermod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