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13卫生条例

高二结束,我也告别了住了一年的2313宿舍。好不容易记住靠右边的风扇开关对应离我更近的风扇,我就要离开了…在大宿舍生活的第一年里,有许多记不起又忘不掉的小事,能让我好好怀念那儿的生活。

不过,还有些东西是我希望用写出来的方式纪念的,比如宿舍的“宪法”条例。

学校对宿舍的规定是出了名的死板,对于工作的分配很模糊,大家执行起来一般是按简单的轮流。整个上学期,大家一直在讨论着更好的规定模型。后来既然有了一套成型的制度,我们便想把它应用在现实中,看是否真有如此高效。

宿舍内的工作包括的值日(每天)、“小搞”(每周)、“大搞”(~每月)。根据学校规定,负责人是“由室长具体安排”,也给灵活处理留下了空间。于是,便有了一篇成文的东西,用来在学校体制下安排这些卫生工作。

这套体系主要有几个原则:

  • 公平原则:All men are born equal.
  • 卫生原则:成员应对宿舍环境的卫生负责;也就是,活还是要干的。
  • 避免连续劳动原则:通常情况下,一个成员不该一连干N天的值日或N周的小搞;自愿的除外。

有两条本来想加的原则,因为有些冲突而又难以抉择,就没有设成原则:

  • 偷懒原则:让成员的工作量最少。想少干活是人之常情。
  • 荣誉原则:让记录在本室的扣分数量最少。评选文明宿舍之类的靠这个呢。

以下便是全文:

2313卫生管理条例:
  • 1.1 2313成员基于华南师大附中宿生管理条例,制订本条例。本条例负责安排宿舍各种卫生工作的负责人。
  • 1.2 本条例经全体宿舍成员同意后生效。
  • 2.1 每个成员有原始账户和虚拟账户两份分数记录。原始账户以宿委记录中内务分总分为准,虚拟账户以宿舍内记录的增减、转帐记录为准。原始分加虚拟分等于综合分。
  • 2.2 宿舍发行虚拟货币跳过券,发行量等于有周六的小搞次数。
  • 2.3 在双方自愿的前提下,跳过券可自由交易,虚拟分可自由转账。
  • 2.4 虚拟分帐户不能透支。每人可自愿删除虚拟分账户的一定分数。
  • 3.1 周一至周五的值日按床号轮流。在公布第二天安排时,轮到者可立刻要求使用跳过券,此时跳过券被销毁,轮到下一位。跳过后被轮到的人可继续使用跳过券,继续使安排向后轮。
  • 3.2 负责人须为当日发生的值日扣分负责。原始分帐户实际变动以宿委最终记录为准。
  • 4.1 每周五中午结算小搞人员。
  • 4.2 若无人自愿做,则结算所有人的综合分,最低的两人小搞;若有并列,猜拳决定;之前连续两周参加小搞者有不参加此次小搞的特别豁免权,但他可以不使用。
  • 4.3 若有人自愿,则尊重此人意愿;若多于两人自愿,且无人有优先权,则猜拳决定。若只有一人自愿做一份工作量,则另一人按无人自愿决出。
  • 4.4 小搞后若无周六,两人各加一分虚拟分。若有周六,其中一人加一分虚拟分,另一人负责周六值日并获得跳过券一张,此人可在周一前要求将此券换为加一分虚拟分,两负责人人自行安排获得何种福利。若小搞为一人负责,则获得两分虚拟分(无周六)或获得一分虚拟分和跳过券一张并负责周六(有周六)。
  • 4.5 若小搞发生扣分,原则上负责人须承担扣分,但可自行联系他人和宿委转嫁扣分。原始分帐户实际变动以宿委最终记录为准。
  • 5 大搞全员参加。若大搞周有周六,猜拳决定周六负责人,此人无任何额外福利。大搞发生的加扣分以宿委实际最终加扣分为准。
  • 濒死条款:若某人距某停宿分数线距离小于等于两分,而小搞对避开分数线有帮助(为内务相关分数线),则此人获得小搞优先权。如只有一人濒死,此人可直接选择一人干两份。若有多人濒死,其中有一人处于距离内务相关分数线小于等于零点五分的紧急状态,则此人可直接选择一人干两份;若两人或以上紧急状态,或无人紧急状态,则小搞两份工作分别给两人,分数更低者有优先选择权,并列者猜拳决定。
  • 缺席条款:若某人由于外出无法参加劳动,则值日安排轮到此人时自动跳过(并记录跳过次数),待返回后须自行找时间补回同样次数的值日。但补回次数不超过三次;此人自动免除小搞安排,返回后不须额外补回;此人对外出期间发生的大搞无责任。
  • 外包条款:任何负责人可选择将工作外包给任何宿舍的任何人进行,但须自担风险。小搞外包的原始分加扣分由负责人与宿委协商结算,虚拟分照常发放给负责人。

这便是最初的版本,打印到了一张A4纸上,大家还签了名。后来,又加上了些东西:

  • 修正案:周五免去小搞而有周六值日时,按大搞方式猜拳处理。
  • 修正案:每次大搞由三分之二(4名)成员负责(并对外声称全员参加),两人轮休。如检查时出现问题,扣分点优先扣除至轮休成员处(对外声称此人为负责人),但不得超过原本加分额度(即不导致此人被扣分)。如出问题项目超出可扣减范围,由该项目实际负责人承担。
  • 修正案:任何周五自愿进行小搞的申请需在周四晚提出并通知全体社员,否则视为放弃自愿小搞权利。特殊情况除外,但需经所有其他社员同意。
  • 修正案:对任意宿舍卫生工作,若宿委检查后出现问题,则除宿委处结算扣分(或减少加分)外,宿舍内虚拟分记录处也将连带扣除相应分数,作为惩罚。

以上便是一个成型的体制,至少在我看来,比“一切轮流制”有趣得多。

在连带扣分修正案刚通过时,大家还在考虑如果有人被扣完分了该怎么惩罚,于是有了这样的雏形:

修正案(未通过):虚拟分被扣减至透支的成员立即被惩罚,需每天做值日,直至虚拟分达到零分或以上。进入透支状态后,此人可立即要求他人转账以避开惩罚;在被惩罚期间,此人有自愿小搞最高优先权。惩罚期间值日的实际分按宿委结算为准。

(惩罚期间每做一天值日,奖励虚拟分0.5分)?

大家一致同意以值日的形式进行惩罚,但对括号里的奖励部分进行了激烈的争论。一方认为应该罚多些,最好期间再导致学校扣他分,而另一方认为不应该罚太久,应该让成员尽快摆脱这种状态(这样也不会被学校扣分),每天加分的方案很不错。

问题慢慢转移到了成员被停宿上(根据学校的规定,内务扣分记录满6分即会被停宿惩罚,要回家住一周)。于是,我们开始戏称停宿为“死刑”,对惩罚制度也分为“死刑派”(罚很久,很可能导致停宿)和“废除死刑派”(罚一两天,不会导致停宿)。鉴于双方人数接近,这条修正案也就不了了之。事实上,直到学期末都没人被扣光虚拟分,也没人被学校判“死刑”,我们的担心是多余的。

 

而条例在现实中运行的效果如何?

一开始,我对条例的设想是大家以轮流为主,小搞以猜拳式轮流为主(干过次数少的分数也少,更可能要干),并且出现过扣分的人更可能要多干小搞(视为一种惩罚)。但是事情的发展大大出乎我的意料,6床同学一上来就声称自己要不断自愿小搞,认为这很轻松,并且拿着换来的跳过券直接不做平时值日。事实上,大宿舍的卫生检查很松,小搞时他几分钟就弄完了,周六也不怎么需要做值日。不过我们也不觉得有啥,每周做一次值日之余还不用管小搞的事了,大家不亦乐乎。

想想便发现,这样自由交换的体系显然比僵死的轮流制好,因为事后大家都觉得自己做了更少的活——就像自由市场可以使资源达到最高效率的分配一样。于是,我们便戏称这是“资本主义体制”,而轮流就像是“共产主义体制”。

可是一语成谶,过了几周后恰逢某活动冲掉了周六,宿舍第一次需要猜拳决定谁小搞时,大家的账户已经看上去“贫富悬殊”,一群人在0分附近的贫困线上挣扎,而远处有“大亨”的分数已经到了两位数。于是,我们这些一穷二白的只好乖乖干活。果然是自由经济体制下有人完成了资本的原始积累…

又过了几周,期中考已经结束,开始有人为了避免被停宿而到处找活干。有的宿舍甚至陷入了“国内经济危机”,一大堆人都面临再不加分就要回家的处境。这时,我们的小搞工作便都外包给了那些同学。介于这是无本万利的生意(可以加虚拟分),大家都努力拉外包;宿舍内又把这戏称为别人“劳务输出”,我们这是“劳动密集型产业”,自己的成员都不想做了,正在产业转型。“职位”的需求越来越大,宿舍内申请自愿负责的猜拳也越来越激烈。很可惜,“薪金空间”是被学校规定死的,不然我们肯定会试着雇人把值日也做了。

慢慢到了期末,老师也不再处理停宿了,也就没人来找活干了,又要开始自己动手。不过考试临近,一般不会被扣分(检查的人也要攒RP),我们也变得很随便。

官方分数统计公布后,我们室有好多人加分上两位数(全校也没多少),内务扣分也都很少。想来也是,平时我们的干活都很少被扣分。尤其是小搞,不是自愿抢来干就是交给快停宿回家的人来干,当然干得认真。

如果说我在宿舍留下了许多美好回忆,那晚上的讨论“制宪”、“修宪”和全体通过无疑是其中最有趣的部分之一。在同学的戏谑中,学校的“由室长安排”就像是君主制,而室长规定“轮流”便是君主立宪;大家非得在全票通过条例后称我为“室长”(又名记录员),则像是共和制下选了个总理。

想来刚开学时一次室长会议,江老师还给大家介绍某些宿舍的“成功经验”,说某宿舍自己有“先进的制度”,要是有人值日扣分太多会被要求重做,当时我还在偷笑。不知其他宿舍的人有没抱怨过学校的默认制度,如果实在觉得无语的话,何不也自己写一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Powered by WordPress. Design: Supermod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