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极的心态

每到周五的晚上,在饭堂出现的女生的漂亮程度就有所上升;似乎众数没变,只是极值上升了不少。
这时宿舍区附近也时常出现开豪华SUV的大叔接走女生,年龄还没到做她们父亲的地步;也许只是刚好有在北京的亲戚吧,我还是不要做过多的恶意揣测。
总之,美好的理想和残酷的社会现实,就在我身边激烈的碰撞。

周末和室友在外吃饭时说起了北京的房价和大学生可怜的工资,他给出了两个观点。
首先考虑学校里大神级的同学,若完成学业后选择去工作,成为顶级员工,在北京拿到的年薪一年五十万,颇为富足。然后考虑一位富二代,毕业之际家里给了一千万,他存在银行没动,一年的利息也有五十万。此为阶层之间的差异。
但在财富管理的角度看,随着通胀,钱放银行其实是没有变多的;然而自己工作,从零积蓄到五十万,却着实可喜可贺。

我不禁开始思考,何谓人生的价值所在?不论多么理想主义,终究都会回到“钱”这个悲惨的现实上来。看看毕业生都在问各个公司开的薪资而不是企业的社会愿景就知道了。
一个人的社会价值,若不能拿自己对世界做的贡献来衡量,也只有拿自己积攒了多少财富来度量了吧?而且,在现今我所身处的社会,大有向后者倾斜的趋势;人们衡量一个人,除了权以外,越来越多用钱来代表名分。
然而,钱多连自己的后代也花不掉,又有什么用呢。这其中,清醒者太少?
如此看来,那些积攒了好多财富却觉得失去人生意义的大叔,转而到校园里“援助”更需要资源以继续学业的女生,也算挺可以接受的价值再分配和人生价值变相实现。

大富者如比尔盖茨和沃伦巴菲特,并未挥金如土的享受人生,却把大把钱投入慈善;次一档的飞黄腾达者,也常去母校建以自己名字冠名的教学楼;听说许多金融界的白领,也想着用自己的一点能力来弥补社会不公。
虽然,不得不承认,作为小人物能改变的实在有限——就算改变了一两个,十几个贫家孩子的命运,对这个世界而言,又有什么大的冲击呢?
那,就算比尔盖茨真的根除了疟疾,也很难从根本上改变非洲医疗条件差太多的惨状?

很多时候,我们太习惯于用功利的眼光看所作所为。用钱,或者用各种实在的标尺。然而,没有理想主义,社会会大抵一直如此。

  • 就算你毕业一年挣多少多少,又怎么样?还是不如富二代的利息多。
  • 就算你践行社会责任改变了这里一点,又怎么样?大的社会现状仍旧如此。
  • 就算你想着…

前段时间我曾陷入过这种心态。这种消极的心态是可怕的。谨此自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Powered by WordPress. Design: Supermod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