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物理竞赛

事情已经过去好几天了, 我下意识的靠找人闲逛疯玩来逃避. 可是结果摆在眼前, 终究还是要正视.
我的物理竞赛生涯已经结束了.

比大多数同学晚了三个月, 也因此多了一份依恋. 幸运的是, 我也可以给自己更多的时间调整, 以更轻松的心态接受现实; 不幸的, 是这三个月的大起大落带来的震撼, 需要远不止是时间来抚平.

不知怎么的, 我想写篇流水帐记下自己的物理竞赛之路.

记忆回到三年前, 一群懵懵憧憧的少年正选出自己最爱的科目, 不说为之奋斗终身, 至少也是好几年.
按照别人的说法, 我必选物理无疑, 因为”发展前景肯定不错”; 当时的我阴差阳错拿到了物理初中竞赛的前几, 比起不景气的化学和两年压线一等且有退步趋势的数学而言, 这的确是更有利于升学的选择.
可是, 人生活在别人的说法之中难免太过没趣了些, 何必? 当时的我们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 或者说, 对未来的期望.
物理全市第一的梁言同学便”从心所欲”, 硬是选择了化学组.
而我, 决定继续跟随儿时爱玩东西的天性, 发掘自己对自然科学规律的兴趣, 毅然选择了物理组.

高一开学前我曾面临抉择, 当时的我以不想放弃竞赛, 环境, 同以及高中的一切为由, 选择留在广州, 一年里每隔几周打一次越洋skype看看太平洋彼岸的新鲜事.
开学面临第一轮竞赛, 初赛便全军覆没无人晋级, 我还混到个三等奖, 代表”下次努力, 你差点就进复赛了”.
假期时的泛珠赛本是组内排位的机会, 我因赴美探亲没能参加, 是为记.
这一年也是我对竞赛投入最大的一年, 每晚努力做题, 周末不时看看书, 虽说刻苦程度在组里不算什么, 测验时成绩也算靠前.
那时的我看来, 物理真是门有趣的学科, 从宇观到微观, 阐述了各种规律.

一年过去, 全家团聚, 我也迎来了第二轮竞赛; 不出意外的进了复赛, 拿到了第四十六名, 或者说二等奖第六.
彼时有两名厉害的同学, Charles和数学组的阿Ber, 斩获了物理一等奖; 加上另外两科, 班上已经有十一个同学拿到省一等保送资格. 其他差了一截的同学, 自然也把这设为接下来一年努力的目标.
我站在这个奇怪的位置上哭笑不得. 下一年高三该毕业的毕业了, 我也就进前四十了; 就算发挥失常一点, 只要不是像陆某人那样骑车扑街没考实验, 也还是能拿一等奖的. 可再往上看, 大家都知道这一年决赛广东没发挥好下一年省队名额要减到七个, 进队之争又会腥风血雨, 每天不花三四个小时做题怎么可能进前七?
权衡之后我暂且把目标设成了省一等奖, 开始削减准备竞赛所花的时间; 只是勉强跟着老师的进度, 和那些想从三位数名次往前进步的人一样. 毕竟我答应了家里会认真准备出国, 也想多留点时间给人生的其他部分.
又是泛珠赛, 我第二卷分数离奇失踪, 凭一卷分数混来个二等奖. 本把这个视为我跟竞赛相克的兆头, 现在看来只是老天作弄我一下罢了.
之后的几个月便在准备各式出国考试和准备其他比赛中度过, 分配在物理竞赛上的时间被进一步削减; 事实上, 三月底到六月底的魔鬼赛程里, 只有两科AP能和物理扯上关系.
这时的我, 觉得物理只是一堆模型和方程, 我不会解可以找人解. 教科书把这门科目装点得很有趣, 可是学深了也不过如此, 平淡无奇.

转眼间又是一年过去, 我都已经上了高三. 物理组最后一轮竞赛集训大家自然很珍惜, 能躲开高三常规复习课程更是让人满意.
也就是这时候, 家里第一次提出让我完全放弃物理竞赛.
每当回忆起这段日子, 我的思绪都会突然卡一下. 也许是是我对自己冲刺式复习的能力太过自信, 也许是出于逆反心理, 或者只是单纯对物理竞赛的热爱和依恋, 我决定把竞赛放在最高优先级, 其他一切准备挂起至复赛结束.
考试结束, 简直哀嚎声四起. 我的自我感觉虽只是”一般”, 可在很多人看来已经特别难得; 好多人都被题目卡住损伤惨重, 自知对不了几道, 就我好像横冲直撞碰出了几道题. 一开始我还觉得不可思议, 怎么会我做出的题比他们还多呢, 难道是我的估计太保守了? 后来才明白, 所有人的感觉都没有错.
在那样的氛围里谁也高兴不起来, 大家一起聊天一起唱歌就差一起喝闷酒了.
也就是那几天, 我跟着同学学会了唱《老男孩》, 把我们的经历套进歌词所写的, 越唱越感动. 后来才知道, 集训队室友他们竞赛组的人也很喜欢这首歌.
周末放学回家时排名出了, 阿Ber第三和阿佐第六顺利晋级, 而一直闷闷不乐的Charles排第三十七, 也还有一等奖. 数了数人数, 十三个一等奖和往年持平, 大家能安心回家了.
其实我早猜自己是全省第八, 大青同学给的所有早期情报都是准确的; 意料之外的是, 又几天后老师终于确定, 大家好像算错了, 广东有八个决赛名额.

之后发生的事就真的如同做梦一般, 我稀里糊涂的肩负起代表广东的重任, 以”保银”的心态看书做题参加实验培训, 弃权信息和数学竞赛去参加清华物理营, 先签了约然后去比赛. 结果, 准备强度最大的阿Ber失常拿了铜牌, 阿佐和一年来准备一直青黄不接的我反而拿了金牌入选集训队, 去天津上了一个半月很难跟得上的物理课, 然后回广州混混噩噩过了一个月, 等一个心里早已有底的结果.

我对物理的看法也有了微妙的变化. 太多的运算超出了当初人类基础认知的范畴; 一个小孩永远没法从手上的小车玩具中悟出量子力学的基本概念.
上届校友的保送生交流会上, 物理系的师姐给出了一个说法, 真正献身于物理科学领域的人是”一想到相对论和量子力学还没统一就感到坐立不安”的人. 我发现自己好像不是那种人.
至于大学起步点的选择, 我也已认定自己偏爱工科, 而非理科.

回望参加物理竞赛的历程, 普及给我能在生活中应用的知识只是一小部分, 更重要的是, 它带给我了新的思维方式. 抑或是我天生的思维方式决定了我一开始会喜欢物理?
在体会到人与人思维方式的巨大差异和科目对思维的极高要求后, 我默默去掉了个人简介里”欢迎物理问题”的字样; 首先自己好像都不太摸得透这门学科, 其次我再也不需要找题为奥赛练手了.
今后, 我也不再会推荐小孩涉足这门恐怖的学科. 谁要是真心喜欢, 会自己找上门来的…

5 Responses to “告别物理竞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Powered by WordPress. Design: Supermod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