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大学物理营

10月12日至14日,我在北京参加了清华大学物理系举办的中学生物理营。
其实报名之前我还挺纠结的,信息学初赛和数学的复赛都在同一个周末举行;家里和老师的意见都是我应该直接放掉其他竞赛。后来我也想通了,数学今年肯定又二等,信息学今年肯定又一等,“既然结果已定,何必纠结”(这是信息叶老师的观点)。至于家里的“再多拿个一等奖又有何用?”我可不赞同。在退赛申请上签名时我还是有些心酸的,信息竞赛生涯提前结束——没能以联赛的好成绩做完美谢幕。插个题外话,我和WZZ一样,倒数第二场比赛是GDKOI、达到顶峰,最后一场是省队选拔、砸出三等奖。真是巧合。
花了一千五的飞机票钱之后,我又一次来到了首都国际机场。劳头第一次坐飞机,刚落地就发现托运行李箱被摔坏了。不过海航倒是爽快,拍了张照、登记了证件之后就给拿了个崭新的行李箱,还标价一千四百五十呢。之后我们赶忙坐地铁到传说中的五道口站,找宾馆入住。地铁真是挤啊……
学校其他四个同学都是去北大的“科学营”,唯独我来清华,于是在经过北大物理学院之后我们就分道扬镳了。我看着他们领到了100元的饭卡,清华却只发了70,真有些抠啊。
这边和北大不同的是学校包住,教练们可以住什么“国际交流中心”,学生就只能住宿舍了。宿舍4人一间,每人都是书桌上面是床,每两间还共用一个小房间,被我们称作“会议室”。宿舍有各种Wifi信号,三大运营商的全齐了,可惜没有免费的。
同宿舍有俩深圳中学的,都是理论没考好没进省队。还有一个在湖南读书的海南学生,轻松进省队;他后来去和家长一起住了。
第一天晚上的宴会是在饭堂三楼举行,菜都很精美、很贵;事实证明其他层的菜也不差,而且还便宜。我们的领队说他每天吃饭花费大概是3+5+5,可隔壁组的领队说“怎么可能那么省!是在减肥吧!”我实测大概是4+8+8就可以吃得不错了。因为国家补贴的缘故?总之清华饭堂性价比优于华附饭堂。BTW,后来去吃了北大的,差不多。
第二天的日程排得很挤,上午听了四位院士做报告,都是各领域前沿的研究,很精彩。不幸的是,我在后面两个报告的中间都睡着了……
下午的笔试题目异常的难,做得很不爽。题目是三道简答题加上五道解答题(选四道),我是看着都大概知道怎么做,可是能力不够做不了。
之后便是参观环节,去了校史馆和几个实验室/研究中心。我看到了碳纳米管薄膜扬声器的样品——还放出了音乐。
晚上的面试倒还好,只是稍有被卡住。一进去先让自我介绍五分钟,然后就从那儿开始展开问各种问题了。我被问了这样的问题:

  • 你提到了用物理解决生活问题,那么能举一个例子吗?(我扯了一下写的那篇论文)
  • -有实际一些的吗?(小时候有很多,现在回想起来都很幼稚,挺简单的)在你学了那么多物理之后?(…一时想不起来)
  • 你既然对自动化控制感兴趣,那我问你这样一个模型:这里有一杯水,我要加热它,电路是加热到50度后就断电,低于50度就通电。现在水温就是室温30度,描述之后的水温变化。是在哪个区间里震荡?(我想错方向了,他想问的是电热丝有热容,断电后温度继续上升)
  • 你光学学了什么?(分了几何光学和物理光学,…)
  • 给一个透镜,就一个凸透镜吧,射一束平行光过去,任意方向,会汇聚到哪一点上?(焦平面上的某一点)
  • -那这个透镜会产生光程差吗?(会,因为透镜不同部分的厚度不同。——*,答错了,那是厚球透镜,理想透镜正好不会)
  • 做过北京的地铁吧?有时看到窗外的广告牌好像不动,可是车在动,是怎么回事?(是广告牌发光频闪频率乘以车速刚好等于广告牌间距)
  • -你都用上频闪这个词了,是以前研究过对吧。(不是…小时候用“护眼台灯”送了个陀螺,转起来的时候频闪式台灯下能看到固定的图案,妈妈就让我思考为啥。后来知道。“护眼台灯”和白炽灯一样,是连续发光)
  • –你妈妈是大学教授,是教物理的?(不是,是管理学院的。)
  • 最后一个问题,你的物理成绩不错,但你在年级里的排名并不理想,甚至说是比较靠后。为什么?(我们把期中期末考也视为一个普通的活动,如果有时间用心准备,成绩自然很好;如果要忙更重要的东西,花的时间少,成绩也会下滑。我觉得复习对学习没用,对提高分数有用;学习是学知识而不是学成绩。)
  • -你这个观点不错,但不足以解释,不充分。其实还有更重要的原因,你回去再好好想想。(!)

本来说要当晚或者第三天短信通知录取结果,志愿者还找所有人仔细确认了手机号。第三天早上一醒来,宿舍其他人都说啥也没收到,我打开手机,出门刷牙,刚走出两步就听到了短信铃声,赶忙跑了回来。结果,他们竟然说结果不发短信了,等闭营仪式结束后现场发布。那之前何必大动干戈呢!
闭营仪式一开始看杨振宁先生的演讲录像,我印象最深刻的还是“我教书最大的收获是认识了一个女学生,名叫***,后来成了我的夫人。”之后便是物理系某老师在讲故事,讲清华北大的差别、各自的特点:北大是民主自由,清华是求真务实。人大好几次有提案说要合并两大建成世界级大学,都被否掉了,因为大家反而担心合并会丢掉各自的文化 blablabla。后来他还扯了很多杂七杂八的东西。不过大家都听得出来,他讲这些的最终目的无非是吸引并留住学生。

最后终于等到了签约结果,有人欢喜有人忧。我很幸运的拿到了A类资格,不论全国决赛成绩直接保送,但专业选择还是要看决赛排名。拿到协议书时远方无数同学正在数学和化学竞赛的考场上拼搏,努力进省队。作为已经“省事了”的人,我还是衷心祝他们好运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Powered by WordPress. Design: Supermod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