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牙记(下)

由于拖延症,我一直没有拔另一半智齿,直到上牙稍稍露头时才意识到。在暑假赴美之前,我想赶紧把另两颗智齿处理掉。这次有经验了,一切也就顺利了。

根据金色葡萄老师向医学界业内人士的咨询,北大校医院的口腔科“还行”(也就是说在业内已经很好了),不必去北大口腔医院;我便预约了时间。第一次去时把下牙拔了,然后医生不让我同一天拔上牙;敲碎之后分几块取出,缝了几针,错过了几天公司里的美食,惨哉。这次同样花了好几百。遵医嘱,吃了几天抗生素。根据医生的预测,我会“肿得像头猪”,然而这一切并没有发生,到第三天时就不痛不肿了。

过了一周拆线,又过了一周我感觉伤口愈合的差不多了,便再次预约,并指明需要补牙——我右侧一颗牙上的补牙材料好像崩裂了一小块,很不舒服。这次约到了一位老专家,拔牙花了很久,拔出来一整块,她说“牙哪里有这么大力气自己长出来,看我拔得多费劲”;按她的说法,这次是“自然创面”,不需要缝针。她顺便处理了补牙——磨平了表面,收得比上次还少(但仍然是好几百)。遵医嘱,不必吃抗生素或止痛药。

总的来说,在有经验有预期之后的拔牙流程更为轻松、少了未知带来的焦虑,看来经验还是很重要的;然而每个人都最多四颗,要经验有何用?另外,这次两颗加起来的花费比上次多,谷歌中国给实习时的垃圾医保不能cover,是为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Powered by WordPress. Design: Supermod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