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躁

这段时间我有为了效率而变得狂躁的迹象。具体表现是,为了追求(表面上的)高效率不择手段,憎恨其他低效、慢悠悠的人;试图排挤不理解效率优化的人,并有把身边所有人归于这类人的趋势。更可怕的是,我对自己生活中时间安排的要求越来越偏执,即使事情并不多、并不匆忙也要拼命肃清“浪费时间”的事,采取一切措施。尤其是对那些投入了时间但表面上“没有进展”的事,会激起我极大的无必要的怨恨,认为之前投入的时间全浪费了、应该拿来做有意义的事才对、自己真傻。

从今天的一件小事上可以看出我对世界的怨气。在饭堂吃完饭回宿舍的路上,前面有个同学也刚吃完,很悠闲的漫步回同一栋宿舍楼。在楼与楼之间有一块草坪,本该可以直接穿越,现在却摆满了树枝,于是我只得走一条小石板路,紧跟在他身后。我左右试探超越无望,只得被迫漫步了一段,花了十几秒才穿过草坪;这已经超过了以往我走完饭堂到宿舍的整段路的耗时。我还急着赶回去继续写作业呢!

于是我脑中闪过了很多对那位素不相识的同学的恶意揣测——他周六怎么还在宿舍啊,怎么不慌不忙啊,一定游手好闲无所事事,呵呵;既不陪别人出去玩或者出去自习,又不在宿舍里拼命写作业,中午吃饭还慢悠悠的,有病!谁那么闲能花十多分钟吃饭还再花一分钟在路上啊,真够奢侈的。

然而,以前的我也时常把中午吃饭时间当成短暂的放松,理性分析来说别人慢悠悠走回宿舍并不说明任何问题,我更不该因为这十几秒开始对他有意见。当我意识到自己恶毒的心绪时,不免开始思考自己为何会有如此多的怨气。幸而到宿舍开始飞速跑上楼梯后,我对那位素不相识的同学的怨恨也烟消云散了,心情稍稍平复。

仍然是回宿舍的路上,另一件小事上可以看出我对自己的怨气。吃完饭有几根手指有点油腻,我想着顺路经过洗手间时洗一下再回宿舍擦干,刚好省下几秒钟,不浪费时间。然而去吃饭时我顺手锁了门(最近刚有的习惯),室友又没有一起去吃饭,于是不得不从裤袋中掏出钥匙开门。原本手是干的可以直接拿,现在被迫把裤口袋弄湿了,还把省下来的时间浪费掉了;早知道就乖乖绕两步路,先回一趟宿舍再去洗手间。

我在心里大骂自己规划失误,虽然只是小事但本该可以避免——自己真笨!为什么总是找不到节省时间的最优规划呢?以前自己经常为一点巧妙的调整省下来的几秒钟而欣喜,没有省下来也无所谓;现在是要求变高了吧。

对于这种趋势发展下去的后果可以用细思恐极来形容;然而我又不得不欺骗自己,这种“压力大”是阶段性的,不容忍我态度的人是“不理解我”,所以可以忽略外界的看法。唯一能让我清醒的是,每学期选15学分的课并没有将我从忙碌中解脱出来,而我又搞丢了40+学分的学期中藏在匆忙的缝隙中的忙里偷闲的快乐。这是病,得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Powered by WordPress. Design: Supermod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