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第一年

属于我们这一届人的高考已经整整过去了一年。从旁观者的视角看,才发觉世界如此险恶,自己如此幸运。
再次看到报纸如常刊登了各种新闻,网上蹦出各种祝福语,还是没什么感觉,惟感叹时光飞逝。

有时候总会想,那些努力学习很累就为了考大学的人和那些到了大学需要很努力很累的人相关度很高(我以前一直用“高中很努力考大学,就得再多努力几年”的说法),背后到底是何种因果律。是我的基因已经放弃了安逸的生活,还是我们之前的某次选择,某次争取,导致了现在这种使命感和压力?

和亲戚吃饭时我忍不住告诫表妹,在中国人生其实很像淘汰赛,高考是很重要的一轮;如果输了,也不是就Game Over了,就是会很麻烦。曾经,我的说法是教育像是双败赛,最多可以错过两三次机会不死;现在发觉,那是自己太幸运。我不由得更加珍惜现状。

只是,压力很大而动力很迷茫,有时候不得不停止思考,只顾赶路。可是,我又怕自己只顾走路,忽略了路上的风景,忘了本科培养真正的意义并不在结局。
风景固然好,不敢贪;我也怕,谁都怕,多看两眼风景就掉队啊。

大学很短,人生很长,老师们总是这么说。如果若干年后,自己真的每天很开心很舒适,能享受自己的生活了,也许现在的拼命就是值得的;如果直到退休的我都还很“充实”很迷茫很累,那回顾现在的我,也只会觉得很可笑罢!

以及,我在看完《星空日记》后更加感受到,自己难以摆脱社会上功利气息的影响。其实我很幸运,许多道路选择都没有被生活所迫;但这种危机感却一直笼罩。未知与压力一起,构建了我看到的未来;而梦想,却说不清是变远了还是变近了。

又及,我还是体会到了何谓通识教育;自己写了数不清的各式论文,作为参加此类非专业教育的“结晶”,主题从自引、熬夜、Web 2.0,到PM2.5、王国维、外送咖啡,不一而足。这种小型的科研或社会调研工作,确实在训练一名思考者和实践者。另外,我接触了许多新奇有趣的领域;若非如此,我现在还是没什么脑洞的工科宅男。

说起大学,还有最后一点随想——关于环境与“一般人”。主流文化价值观中有些十分恶心的东西,比如作弊;也有些“正常”但我不能接受的东西,比如恐同和反智主义。我原本以为这是环境因素,随着逐渐找到适合自己的环境,会慢慢避开这些东西;可是现在才发现,任何大环境中总有不同类型的人存在,这种社会多元化无法避免,我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小环境,却永远不能避开被大环境影响。有人曾惊叹“这么好的大学还有人作弊?”是为记。

以上便是我来到大学的初步感受。第一个假期也即将到来,也许休息过后许多抑郁的心情就会不见。
十九岁的第一天,大抵如此。我还是很好奇很多年后看回自己的想法的。

2 Responses to “大学第一年”

  • easoncxz说道:

    乍看人生还有许多年在前头 —— 22/88 ~= 25%,但是人生其实不长,因为后面的那些日子是要打折扣的 —— 因为受到诸如 健康,脑力,家庭,工作/生存 等各种限制,估计「为所欲为」的难度会加大。相对应地,其实大概也就是 高中/大学 这些时间是最为「真」的 —— 就对自己的生命的支配的能力而论。这么看,「若干年后的开心」从根本就是一个 慌/幌子;真正的「开心」,从现在就得开始,而 将/得 一直持续。

    其实估计这「学习期间」和「毕业后」的生活的区别,估计在于「自己做的事情是否明显有意义」。学习明显有意义;当码农却并不明显有意义。当好的 (i.e. those with minimal bullshit) 公司的码农好像有意义;自己开公司好像更有意义。但是各者都没有「学习」这么明显有意义 —— 「科研」不考虑。

    • admin说道:

      然而许多人并不能理解我把科研的地位放得如此高;也许他们脑中快乐的源泉与我不同罢!只可惜,并非“喜欢科研并觉得快乐”就可以成为科研者;自身的能力不足、可能要从事“打工”类工作(如码农)让我十分恼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Powered by WordPress. Design: Supermodne.